原标题:杜兰特应当庆幸 他没有周琦和郭艾伦的宿命

<

原标题:杜兰特应当庆幸 他没有周琦和郭艾伦的宿命

7月1日,杜兰特向篮网提出交易申请;8月2日,郭艾伦向辽宁队提出交易申请;再加上此前跟新疆闹掰的周琦。看上去毫无关联的几件事,机缘巧合之下被球迷联系在一起。

同样是各自联盟的超级巨星标杆人物,同样想离开原有的环境,但他们却拥有各自不同的宿命。

顶级球星转会,无论在哪都是极其困难的。

这里要明确「顶级球星」的概念:联盟标杆人物,具有时代影响力的顶级巨星。从这个维度来看,杜兰特、郭艾伦和周琦是“同一级别”的球员,他们都是所在环境里的顶级巨星,比赛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巨大。

过去三十年内,NBA世界里这个级别球员转会案例几乎空白,足以说明操作难度极大。魔术师约翰逊、拉里-伯德、迈克尔-乔丹、科比-布莱恩特、勒布朗-詹姆斯、史蒂芬-库里、字母哥,再加杜兰特,你看到这些球员要不是从一而终为一支球队效力,要不就是以自由球员身份加盟新球队,没有任何人能通过交易完成转会。唯一例外可能是2004年的奥尼尔,但那时的奥尼尔也已过了生涯最黄金期。

首先作为母队,他们绝对不希望损失这个级别的球员,超级巨星带给球队和所在城市的影响力难以用简单的金钱来衡量。

其次,即便要交易,任何下家恐怕都很难提供价值对等的筹码,从今年篮网对杜兰特要价就可见一斑。母队对于超级巨星的要价,联盟没有任何下家付得起,即便付得起,也要搭上自己的明星球员和若干未来资产,势必会伤筋动骨,甚至倾家荡产。这样的豪赌,至今还没有人敢去尝试。

虽然CBA和NBA有本质不同,郭艾伦、周琦这些巨星还牵扯到“体制内”这个概念。但道理上是相通的,对于新疆队和辽宁队来说,周琦和郭艾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绝对不是非卖品,从生意角度而言,没有任何人是非卖品。现在看上去他们是非卖品,只是因为没有收到符合心里预期报价。周琦的转会要价大约为天价转会费+主力球员+潜力新人,在当下这个艰难的大环境里,恐怕谁也付不起。所以他们目前依然是「非卖品」。

话说回来,与周琦和郭艾伦相比,杜兰特是幸运的。或者说,与周琦郭艾伦所代表的这一类群体相比,NBA的“杜兰特”们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处在一个球员拥有话语权的时代。

近日杜兰特与老板蔡崇信完成会面,前者坚持交易申请。杜兰特告诉蔡老板,他对篮网目前的方向没有信心,后者需要做出选择,在KD本人和总经理肖恩-马克斯与主教练史蒂夫-纳什的搭档组合中选一个。

归根结底,这是话语权的问题。由大环境以及劳资双方关系所决定。

今年夏天,我们看到了历史级别的合同接连诞生,2年1.2亿、5年2.5亿……当下这批球员们正处在一个具有时代意义的路口,他们的商业价值和收入水平历史空前,他们是NBA商业化成功最好的见证者。

超级明星是球队最宝贵的财富,是票房和收视率的保证。球迷想看到的是詹姆斯,是库里,这是他们买票来到现场的动力,没有谁会花大价钱只为看几个叫不出名字的黑人在场上来回奔波表演扣篮,对吧?

当劳方有了这样的影响力,他们就有了和资方平等对话的资本,提出更多保证自己利益的要求。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大牌球星想要离开球队变得不再困难,他们只要选择性“摆烂”,并明确跟球队提出离队申请,那么改换门庭只能是时间问题。

但同时,杜兰特事件,包括此前的安东尼-戴维斯、詹姆斯-哈登申请交易事件,也给资方和联盟提了个醒。当球员话语权过大时,资方该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虽然联盟不会因此停摆,但这个议题在未来的劳资谈判中必定会是重点之一。

在我看来,杜兰特事件不是超级明星提出交易的单一案例,他更像是一个标杆,一个风向标。很多大牌球星和球队,或许都想看看这件事最终如何收场。

至于周琦和郭艾伦,他们也试图反抗过、争取过。按照CBA规定,辽宁和新疆分别拥有郭艾伦和周琦的顶薪(D类)独家签约权,简言之,只要这两队不放人,郭艾伦周琦无法为其他任何一支CBA球队效力。如果不想和母队签约,只能去海外联赛自寻门路。比如上赛季周琦加盟澳大利亚NBL联赛。这也依然是由劳资双方的关系所决定。

在CBA,资方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他们从青年队甚至更早时期开始投入青训,培养出的年轻球员升入一队后为其效力。因为如此巨大的投入,所以CBA公司希望留住这些投资方,维护他们的利益,包扣出台相应措施,诸如顶薪强留保护青训成果等。在这个过程中,球员方就势必成了弱势群体。所有就连郭艾伦、周琦这样CBA历史级别球员,也很难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们不评价哪种更好,也不评判对错。

假设有一天,当中国杜兰特遇上真杜兰特,不知道开口的第一句话会不会是:“杜哥,瞅瞅我你就知足吧……”(搜狐体育 盛哲/文)

相关推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